简介:京沪高速铁路(Beijing-Shanghai High-speed Railway),简称京沪高铁,又名京沪客运专线,是一条连接北京市与上海市的高速铁路,是2016年修订的《中长期铁路网规划》中“八纵八横”高速铁路主通道之一。

什么?京沪高铁日赚3500万,西门子被拒后谈判团被解雇

浏览:95 发布日期:2019/10/05 分类:京沪高铁A股票代码 关键字:

科技兴则民族兴,科技强则国家强。

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,我国科技事业走过了辉煌的进程,中国科技实力伴随着经济发展同步壮大,实现了从跟跑,并跑到领跑的历史性跨越。科技创新成为新中国站起来、富起来、强起来的重要支撑和体现。

从今天开始,《财经天下周刊》推出七十年新兴科技专题报道,回首科技创新由弱到强写下的中国篇章,见证用科技创新成就的一个又一个梦想。

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从詹天佑修筑了中国第一条自建铁路起,中国人开始摆脱了马车拉人,走入“火车时代”。

那时的人们对这个庞然大物既惊喜又害怕,而在经历了铁路六次大提速之后,再没有人会为火车的轰鸣声感到害怕,高铁开始取代传统的“绿皮车”,逐渐介入我们的日常生活。

直至21世纪初,中国高铁在世界面前仍然是个“小学生”,火车平均时速只能跑50多公里。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这些年我国高铁在国际上取得的惊人成绩——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,2018年末,我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3.1万公里,比1949年末增长5倍,其中高速铁路达到2.9万公里,占世界高铁总量60%以上。

另据今年7月世界银行发布报告,世行认为,中国高铁的发展经验值得别国借鉴。报告指出,与汽车和航空相比,中国高铁在1200公里距离内具有竞争优势,票价只有其他国家基础票价的四分之一,使高铁得以吸引各个收入群体的乘客。

最初的梦想:为期18年的唇枪舌剑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每一次春运都如同一场对中国铁路运输系统的考验。大批在外游子返乡,期间常常面临客车数量不足的局面,这时就只好临时用棚运货车顶替。

棚车也叫“闷罐车”,一节车厢可以塞进两三百人,想上厕所都不方便,只能就地解决。这样恶劣的环境,催生了人们对于改善交通的渴望。

2008年6月24日,天空飘起雨点,从北京南站出发的“和谐号”如风一般驶向天津。

“219、278、300……”

伴随着屏幕上的数字不断跳跃,何华武的心也跟随着这些数字不断加速,他是铁道部总工程师,一路跟随中国高铁成长的人。15分钟后,这一数字跃至394.3km/h——中国轨道交通时速最高纪录诞生了。

然而今日的成绩却历经了昨日的艰辛。世界上最早的高铁系统源于日本的新干线,自1964年日本第一条新干线开通以来十年间,东京都市圈每年人口增加超66万人。

新干线日常

受到隔壁新干线的刺激,中国高铁开始奋起直追。1990年,一份《京沪高速铁路线路方案构想报告》横空出世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围绕“中国要不要建设高速铁路”和“用什么技术修建高速铁路”,中国铁路界分为了“建设派”和“反建派”,其中“建设派”又分为了“轮轨派”和“磁悬浮派”。

当时的“建设派”认为,京沪高铁应该建,而且越快越好;相反,“反建派”则认为,当前中国经济实力不足,人均GDP不足1000美元,消费水准达不到要求,不适宜大举动工高铁。

这场旷日持久的辩论持续了18年,直到2007年,国务院正式批复了京沪高铁的可行性研究报告,这场辩论才算是一锤定音。2008年,京沪高铁正式动工。


扫一扫,加我为微信好友 加我为微信好友